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知识青年,简称知青,广义泛指有知识的... [详细]
  时光荏苒,那段岁月已不再回来,可在他... [详细]
 
遥远的回忆一一人民公社的大食堂
2018年04月25日 14:53:45  来源:东北网 【 字体:

   

编者为这次美篇制作及发表说几句

我无意看到网上发的人民公社大食堂的图片,我看了很激动,因为这是六十年前的事了,那时我们正在上小学,但印象极深,是多年挥之不去的记忆,我便把这组美篇的图片放到了朋友圈里,没有想到刘积清看到这篇美篇说:那个年代,我在上小学,也享受过这个待遇的。之后我们俩有对话,我告诉她我要制作一篇关于人民公社大食堂的美篇,刘积清又回复我希望早日看到。

对于人民公社的大食堂虽然我没有吃过,但我采访过,有很深的记忆。人民公社食堂早已是历史了,但七十左右岁的人是经过那段历史的,为了准确,我上网查了一些资料及图片,尤其是图片,我认为非常宝贵,所以我美篇插入的图片很多,我想制成了美篇资料很容易保存。对于现在人民公社大食堂的饭店我也插入了很多的照片,现在的彩色照片主要是为了衬托历史的黑 白照片。

我制成的这篇美篇虽然也发给了牟瑞霞,但我告诉她不是发头条的,是为了给她看的,但我发现她给发了头条,我真佩服她题目改的特棒,为《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发生了一件让女人们很高兴的事,可好景不长》,这题目一下就亮了,不说明是什么事,但吸引人们的眼球,编辑就是编辑,我们怎么也不会想出这个题目的,这美篇的发表真的要好好谢谢她,使我们的写作水平又大大的提高了。

让我感到最高兴的不仅仅是美篇的发表,而是美篇同群友之间的互动,我的美篇发出来后,群友们如刘积智、刘积清、唐 友、高明艳、刘宪荣、刘宪瑞、迟凤华及我的同学吴卫国、六月雪都为美篇评论点赞,美篇评论的前六位群友都是写的大块文章,而且写的都非常认真,仿佛是站在历史学家的角度在书写那段历史,我看到后真的非常高兴,我认为这是建群以来最好的一次互动,当然,对于群内六十初头的人来说,他们没有这个记忆,因此也无法参与我们的互动。

如果说我还算比较称职的一位群主的话,那么这次我便以群主的名誉对这次主动参与互动点评及书写那段历史的人提出郑重的表扬,这也是对我 群主工作的最大支持,谢谢大家,希望我们以后再接再励!

群 主 2018年4月12日

刘积淸看到群主的说几句后写到:

刚刚看到群主万春,在(遥远的回忆记人民公社的大食堂)一文中,编者对群友,发自肺腑的感言,很是感动!你的付出得到回报和收获。你的佳作,触动了我们内心深处的那根弦,因为我们经历过那个年代,那个年代的往事,一幕幕的印在我们心里。所以,那个年代的人,看到此文,大家一呼百应,发出共鸣。

遥远的回忆一一人民公社的大食堂

我在网上看到了《历史的回忆人民公社的大食堂》的美篇,我认为很好,因有六十年前的事了,美篇有很多张老照片,这是很宝贵的历史资料,我放到了朋友圈让群友们观看欣赏,如果有印象的人想起这件事,那肯定是七十左右岁的人了。

发出后,很快我在朋友圈里有我的同学刘积清的一段对话,即:

刘积清看到这篇美篇说:那个年代,我在上小学,也享受过这个待遇的。

我对她说:你非常荣幸吃过公社的大食堂,而我们那时只有羡慕!

刘积清说:那时没有感到荣幸,只是感到很热闹,随便吃,还不花钱,吃的最多的是大碴子和馒头,没多久,食堂就关门了,并说当时老爹还是大食堂的炊事员,我家还往食堂拿了盆呢。当时食堂吃饭用的锅碗瓢盆都是大家在自己家里拿的,热闹一时就散伙了。

我对刘积智又说:我要写篇遥远的回忆,即公社食堂一事,这是我多挥之不去的记忆!

刘积清答复我说:期待你的美篇,早日和我们见面。

我们岁数大的人都知道,人民公社大食堂是大跃进的产物,当时各村生产队都成立了公共食堂,吃起了"吃饭不花钱"的大锅饭,那景象真是其乐融融,我们现在来看人民公社大食堂,有点类似于现在村里办酒席的场面。

1958年,全国农村开展了人民公社化运动,"大跃进"成了那时的主旋律。在公社化运动中,各村生产队都成立了公共食堂,"吃饭不花钱"的宗旨得到空前发展,很多地方宣布人民公社为全民所有制,并试点"向共产主义过渡"。但这一试验型的"共产主义大锅饭"没过两三年便宣告终结,这似乎给人们留下遗憾,这么好的形式为什么延续不下去了呢?这必须要从人民公社大食堂的根上来回答。

对于吃大食堂过来的人,感受很深。是谁搞的让人们吃大食堂?一般都会说是毛主席,其实人们根本就不知道是怎么回事。1957年,刘少奇去苏联访问,参观了苏联的集体农庄,回国后,刘给毛主席说,苏联的集体农庄吃的都是集体食堂,一百多号人只有五六个炊事员,又于净又卫生,其他人都在农庄劳动。我们是不是也可以搞集体食堂?毛主席说,苏联属欧洲国家,他们喜欢吃冷食,我们是亚洲国家,喜欢吃熟食、热食,况且我们还有老人、小孩,对我们不适应。刘说,我们是不是可以搞点试点,毛说,搞试点只能搞一个试试。接着,刘就在安微省的肥东县搞起了吃大食堂试点(当时安微省的省委书记是曾希圣)。几个月后,刘见到河南省委书记吴芝圃说,安微都行动起来了,你河南为啥还不动啊。一夜间,河南就动起来了,全部搞"三集中六统一"。后因种种原因,最后,毛主席批示:"食堂不散,天理不容",这样,大食堂就被解散了。

我是有怀旧情节的人,我对县里五八年的前后的情景记忆很深,如收废钢铁、拾粪、种卫星田、除四害打麻雀、县政府的炼铁炉、少先队合唱团、火把游行支援伊拉克等,这些活动我都没有忘记,在我写的《学生时代》都有具体的描述,但令我难忘的是在小学四年级我担任过少先队的小记者,因此我大队辅导员的带领下,采访过奇克东套子队及西头队现在的四新队,还有小河沿的免子场,主要是采访食堂的内容。

我去现四新队采访人民公社的大食堂给我的印象最深,采访是在秋天,现在看,那是在一家农户的三间厢房中,食堂的大师傅很忙,切大白菜,刮土豆皮,蒸馒头,真是热火潮天,我做为一名小记者,当时问了食堂有多少人吃饭,主食是什么,每天早午晚的饭菜如何安排,回去后就写了一篇《人民公社食堂就是好》的报道。之后又上兔子场去采访,问完情况后我便饭桌上写采访的报道,这时两名年轻的女大师傅到我后面看我是如何写的,当她们看到我快写完了,便从我手中把本子要了过去,她俩对着其它几个人便念了开来 ,对我写的大加赞赏,说我写的非常好,但写的具体内容我是复述不下来了。

因我的报道比较好,被当时的县共青团吸收为少先队的成员,我记得在县委参加一次共青团的代表会,当时一看到纸上油印机印着我的名字,我好高兴啊,不亚于现在上一次电视。

冬天,我有机会又去了一次四新队的公社食堂,这次看着有些乱了,食堂满屋是白色的水蒸气,对面看不到人 ,而且烧的都是现从山上砍下来的湿柴,不太爱着,饭菜的水平也没有秋天好了,食堂即开始走下坡路了,但什么时间关门我不太清楚,也是时兴了一阵子。

我们班同学有在公社大食堂吃饭的,当时我非常羡慕,问他在食堂是如何吃饭,他便拿出一些吃饭用的饭票对我说,吃饭要付饭票,看来逊克人民公社的食堂吃饭是要记帐的。

我羡慕的原因一是我对人民公社大食堂进行过采访,二是在自己家吃饭有些吃腻了,是好奇心想要寻找吃饭新的感觉,根本没有按正常人想老人怎么办,孩子怎么办,这有一系列的问题不能很好的解决,所以食堂的形式是一个无解的看似好的形式,其实是行不通的。

民以食为天,吃饭是人民一件最大的事情,我们每人每天都必须吃饭,吃饭不外乎是自家、食堂、饭店,那时对人民公社的大食堂到处是赞美之词,现冷静想一想,确实有很多的问题,一句话,就是头脑过热,提前进入共产主义,其实是根本不具备条件的。

对于吃食堂,对于我们从社会走过来的人说,都有很多印象,如上学时我也曾在学校的食堂吃过几顿饭,三年自然灾害后学生们不差粮票了,但食堂吃的都是粗粮,就是窝窝头、咸菜为主,但学生是长身体的时候,窝窝头也很能吃,我记得一天午间,我同我们班的同学在学校的食堂一起吃饭,一位同学在打赌时对一位同学说,你要吃十个窝窝头我就给你付饭票,被打赌的同学连续吃了十一个窝窝头,打赌成功。学校的食堂相对来说,要比人民公社 的食堂好管理一些,但食堂管理的也不尽人意,如卖饭的窗口钉个小木头盒,上面用毛笔写了几个字,即菜淡?用盐!把问号及感叹号用到了极至。我说的意思,吃饭是大事,但食堂是最难于管理的。

市场经济的发展,有无穷尽的点子,也有无穷的魅力,虽然六十年前的人民公社的大食堂早已不复存在了,但留给人们的记忆却是深刻的,人们有时还会怀念那个时代烙印,虽然并不赞同,但做为怀旧族意义却非常大,人们仿佛非常愿意坐着时间列车进行穿越,再看看以前的情景。市场经济把人民公社大食堂创造还原到了极至,甚至带有浓厚的艺术色彩,从饭菜到环境同人民公社的大食堂即象又不象,给人以历史的朦胧感,让人们处在这个环境,打开想象的思维及空间,可以尽情地想象当时人民公社大食堂的情景,同时吃着不同于其它饭店粗犷的美味,我们过去经常吃的窝窝头、大饼子、野菜也成了美食,这也是一种吃饭新的享受、新的刺激,如同新潮的年轻人新的裤子上磨两个洞,这是即"美观"又通风。

我曾也为了赶时髦插队的队友聚会,几次去了类似人民公社大食堂的庄稼院饭店,那是因为我们插队当过农民,通过吃饭去找当农民的感觉。体验到因饭店的环境不同,却有一种同其它饭店不一样的感觉,有点像过去吃忆苦饭的感觉,但不是喝的不放盐的麦皮子粥,而是吃着美食,唠着在生产队的故事,也是一种见景生情吧。

群友刘积智看完这美篇写到:

今天有幸看到了老同学的美篇《遥远的回忆人民公社大食堂》,勾起了我们儿时的回忆,它是我们七十多岁人的经历,如果时间能够倒流;如果时空能够穿越,我还想走一回。再感受一下那场面的壮观和气氛;再品尝品尝大食堂的美味饭菜。记得我那时候也就十岁左右,长辈说生产开动员大会,各家拿锅碗瓢盆准备做饭,当时我家还拿了个盆。老爸会做饭就当了炊事员,记得每天早上背着书包就去食堂吃饭,晚上吃完饭回来有时候月亮🌙都升起来了,一边看着月亮一边往家走,感觉很好玩,也很很开心。

我们这一辈亲身经历过大炼钢铁、深挖三尺种实验田,一个人一块地,我种的也没长出来啥高产优质产品。还记得吗?上小学的时候一放学,把书包放下,冬天拉个小爬犁,上面放个粪筐,拿个铁锹拾粪,冻的够呛,第二天上学的时候背着书包拉着爬犁把粪送到学校,交给老师记下……往事记千年,每当回忆起这些事情,津津有味。如果能回到过去重新开始,重温一下童年时代的美好时光,该多么幸福、多么快乐呀,可惜世界上没有如果二字。感谢老同学万春给我们制作了美篇,配上那个年代的照片和音乐,仿佛又回到了童年时代,特高兴

群友刘积清看了写到:

万春:美篇出的太神速了,让我来不及去想,【遥远的回忆人民公社的大食堂】就展现在我们的眼前。历史的长河,留给我们很多美好的记忆,有的随着时间的久远,淡忘了;有的甚至一生都不会忘记。 大食堂,那个年代发生的事情,我们还小,也就是刚上小学不久。如:大炼钢铁。老师一声令下,我们把家里的破铜烂铁,拿到学校交给老师,老师在班级里一表扬,我们就更积极了,家里没有,就到外面捡。当时号召种试验田,老师让捡粪,我们就起早贪黑的,拉着小爬犁,冒着严寒捡粪,当时也不怕脏,有时带着大棉巴掌,用手拿。捡的越多越高兴,第二天拉到学校交给老师。

现在想想,当时的干劲儿从哪来的呢?好笑!再说:"人民公社大食堂"老爹,起出是在学校里的食堂做饭。老爹头脑很聪明,是一个能上能下的人。因成立了大食堂,老爹又去那里做饭。在我的记忆里:大家把自己家里闲置的,锅碗瓢盆都拿到食堂里去,这当然不是新的了,每天去食堂吃饭,大多数吃的是,干呼呼的大碴子,咸菜,偶尔吃顿馒头。

虽然没有家里吃的好,在那个困难时期,也觉的挺好吃的。主要是大家凑到一起吃饭热闹,而且还不花钱,随便吃,是天大的好事。但好景不长,解散了。美篇中的图片,再加上,那个年代很流行、带有欢快旋律的歌曲,把我们的心,带回了穿越的时空。正像万春在那个年代写得一篇报道【人民公社食堂就是好】这也是当时的口号!

散文:《遥远的回忆六十年》唐友。

六十年的回忆,六十年的往事。至今历历在目,今天如昨,记忆犹新。总路线,大跃进,人民公社三面红旗。鼓干实干加油干,十年要赶超那老英国。除四害,抓麻雀。逮老鼠,抓虫子。锅碗瓢勺丁当响,大炼钢铁全充公。天大旱,人大干。柜柜箱箱全奉献。深打井,人胜天。捡牛粪,挖猪圈。全民动员流大汗。红旗飘飘歌声扬,放学回家奔食堂。大食堂真热闹,窩窝头,大馇粥。麻子饼子麸子烙。漏玉条,小米粥。土豆块,白菜汤。芥菜各瘩萝卜条。每样菜各一勺,吃饭如同入毛侧。捎慢一点全抢光,没等放学先喊饿。妈妈,妈妈我饿饿。好孩子,别哭闹,到了晚上有吃的。想要吃点零食饭,爹妈急的团团转。家无粒米锅朝天,爹妈无奈哭破天。搬苏联,照老修,不到一年全完蛋。学苏联,瞎照搬。共产主义何时现。跟着别人后边跑,还能检啥好粪蛋。毛主席挥巨手,力挽狂澜引路线。纠正错误勤反思,百年以后成笑谈。要是觉得不过忍,还得重温六十年。忆苦思甜不忘本,还看今朝山花漫。

高明艳看了大食写到:

刚才认真看完群主的新作:《人民公社的大食堂》,屈指算来应该是六十年前的回忆了,群主超强的记忆,把大食堂的热闹场面和和影射的无奈,以及那种新鲜感,呈现给读者。

记忆的闸门再次打开,那时父亲从兵役局(现在的武装部)转业到地方了,母亲带我们姐弟回到了老家农村一一爷爷奶奶家。有幸吃到了人民公社的大锅饭,家家都得拿炊具碗筷入伙,奶奶很不情愿,挑来选去舍不得,爷爷还骂了奶奶。自家的菜也要送到食堂,那时呼兰县的农村大饼子都很少,主要吃小米,大馇子,高梁米,小米捞干饭,高梁米闷饭,大馇子煮粥。角瓜汤,白菜汤,如果有几块豆腐,那比肉还香啊,晚饭咸菜大酱大葱,没有熟菜,虽然伙食不好,但非常愿意去大食堂吃饭,热闹啊。记得有一次不小心打碎了碗,那可是大事啊,要陪的,我吓哭了,没想到的是爷爷却说别怕孩子,我呢哭的更历害了,不是害怕,而是为爷爷那份爱。

好景不长,没多长时间就解散了,妈妈说,这福还没享够呢,因为她又要和二婶轮班做十一个人吃的饭了。那时也不知道为啥开为啥散,现在才知道是毛主席一声令下呀。那时人的思维是多么简单,误认为是共产主义的到来。六十年过去了,似乎还挺怀念那个年代,人与人之间简单,平等,社会治安也好,真是夜晚不挂窗帘,不插门,养狗也不用拴。尽管现在的生活和那时比是天地之差,但我还是怀念毛泽东时代!

刘宪荣看到后写到:

我也说说我的:人民公社时吃大食堂的记忆。我很幸运,我经历了共和国那个特殊的年代,在人民公社的大食堂吃过饭。

1958年,我国正在经历总路线,大跃进,人民公社的社会主义建设高潮。全国大炼钢铁,兴修水利,深耕土地,一片热火朝天的建设景象,就连百姓的日常生活也发生着巨大变化,其中就有小锅饭变成了大锅饭。

那时我家在853农场四分场(即人们熟悉的雁窝岛),当时我家有父母,奶奶,兄妹5个共8口人都在大食堂吃饭。记得实行全民吃大食堂之前,場里有一个动员说明大会,場领导说了很多吃大食堂的好处,我现在记忆深刻的几句话是这样说的:小锅饭,每天三次家里都要有人围着锅台转,大食堂几个人就能做上百人的饭。小锅饭,一顿饭一个锅巴,一家一天就有三个锅巴,全場一天得有多少锅巴呀!而大食堂一顿饭只有一个锅巴。所以大食堂既解放了妇女的家务劳动,又减少了粮食浪费。

开始吃大锅饭,几家人围着一张桌子吃饭,大人觉得新鲜,小孩觉得热闹,吃完饭就走。我不知道大人的真实感觉是什么,我们小孩还是很高兴的,不用帮大人刷碗和烧火做饭了!连打开水都是在食堂,那是真正的集体生活。

一个让人永远记忆的年代![玫瑰][玫瑰]

刘宪瑞看到后也谈大锅饭

我也说说我的人民公社时吃大食堂的记忆。我很幸运,我经历了共和国那个特殊的年代,在人民公社的大食堂吃过饭。

1958年,我国正在经历总路线,大跃进,人民公社的社会主义建设高潮。全国大炼钢铁,兴修水利,深耕土地,一片热火朝天的建设景象,就连百姓的日常生活也发生着巨大变化,其中就有小锅饭变成了大锅饭。

那时我家在853农场四分场(即人们熟悉的雁窝岛),当时我家有父母,奶奶,兄妹5个共8口人都在大食堂吃饭。记得实行全民吃大食堂之前,場里有一个动员说明大会,場领导说了很多吃大食堂的好处,我现在记忆深刻的几句话是这样说的:小锅饭,每天三次家里都要有人围着锅台转,大食堂几个人就能做上百人的饭。小锅饭,一顿饭一个锅巴,一家一天就有三个锅巴,全場一天得有多少锅巴呀!而大食堂一顿饭只有一个锅巴。所以大食堂既解放了妇女的家务劳动,又减少了粮食浪费。

开始吃大锅饭,几家人围着一张桌子吃饭,大人觉得新鲜,小孩觉得热闹,吃完饭就走。我不知道大人的真实感觉是什么,我们小孩还是很高兴的,不用帮大人刷碗和烧火做饭了!连打开水都是在食堂,那是真正的集体生活。

一个让人永远记忆的年代![玫瑰][玫瑰

作者:    来源:  编辑:冯桂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