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知识青年,简称知青,广义泛指有知识的... [详细]
  时光荏苒,那段岁月已不再回来,可在他... [详细]
 
昨天,我的获得感——为纪念插友的下乡出发日
2017年11月15日 14:04:22  来源:东北网 【 字体:

昨天,是有获得感的一天。至少有四个地方的知青,在同一天举办出发纪念日活动。总基调是积极的,庆幸,记存过去,说不清得失,面对现实,团结快乐。 出发日的纪念,有意思。是一个寻问初衷的时候。
年轻一代,很不理解了。即使当事人,时隔48年,也许也不清晰了。很有必要回顾那个出发日。
1969年11月11日11点从上海出发的那批逊克知青,都有哪些情况呢?
话说逊克成批的下乡知青,最早是来自本省齐齐哈尔市与本区(黑河地区,主要是本县)。最早发生在1968年秋冬季。数量不多,但都是各地“老三届”毕业生。进入1969年,上海知青要来了。
在1969年3月13日《黑河日报》上,可以看到黑河地区的干群准备迎接来自东海之滨的上海知青。
昨天,我的获得感——为纪念插友的下乡出发日 作者:方良 - 逊河知青的博客 - 逊河知青的那些事

这时有两个重要背景:一是毛主席的“一二·二二”指示,号令天下,莫不服从。二是中苏两大国发生边境冲突。在此早几天的《黑河日报》(3月9日)上有反映当时严峻国际形势的报道。(此日旧报版面不宜登。)
“苏修”在黑龙江边境线上挑衅我国国防底线,激起全国上下义愤,尤其地处“反修前哨”的黑河地区,更多几分临战前的危机感。黑河地区的沿江“北五县”(自上游而下为:呼玛、瑷珲、孙吴、逊克、嘉荫),都地广人稀,不仅有许许多多因“无人区”造成的军民联防空白点,即使有村屯之区域也是青壮年严重缺乏,各个农业生产大队在劳余,组织民兵排练的出勤率极低。所以,往各个生产大队补充知青,是一举多得的好事,理应受到当地干群(权衡利弊之后)的支持。
最早到达黑河地区瑷珲县的上海知青是在1969年3月13日,次日(14日),黑河地区革委会与瑷珲县革委会联合举行隆重的欢迎大会。大会盛况刊登于15日的《黑河日报》上。
昨天,我的获得感——为纪念插友的下乡出发日 作者:方良 - 逊河知青的博客 - 逊河知青的那些事
之后,“北五县”先后进驻大批上海知青。比如,第一批到达逊克县的一千二百余名上海知青是在1969年3月17日出发的。其中一员、我的好友淑华在今年三月份的微信联系中对我说:“1969年3月17日,我们从闸北五中出发,一路上看着马路两边夹道欢送人群,心潮澎湃,尽管(离家远行)有点依依不舍,还是为自己能去“建设边疆、保卫边疆”而自豪。经过几天火车行驶,20日我们到了北安,住了一夜,领了棉帽、棉鞋、棉手套。21日乘上从北安到逊客的大客车一路上颠得厉害,颠得头都撞到车厢顶。到奇克(镇)后,车子停在红旗小学的操场上。由于天还沒晚,我和几位知青来到照像馆,看到有一位年轻的军人在拍照。他帽子上的闪闪帽徽使我们眼前一亮,于是我们几个不由分说,上前摘下军人的帽子,并将年轻军人的军大衣脱下来,穿在自己身上。带着有帽徽军的军帽,穿上军大衣,每人美美地拍了一张军人照。然后兴高采烈地游览了奇克镇,然后回到住地。”这段话,大致反映出当时上海知青插队北疆的心态。值得一提的是,第一批到达逊克县的上海知青的插队地方,全部是在沿江一线地带,是有其特殊意义的,极其符合当年加强战备的客观需要。
这些春季到达黑河地区的上海知青都是“老三届”初高中毕业生(只有极其少量的69届初中毕业生)。
进入当年夏季,中苏“边境冲突形势”已经得以缓和,而在学习贯彻毛主席“一二·二二”指示方面,加大加强了宣传力度,尤其是在逊克县涌现出知青的好榜样金训华烈士之后,形成了长达数年的学习金训华、走金训华之路的时局。
昨天,我的获得感——为纪念插友的下乡出发日 作者:方良 - 逊河知青的博客 - 逊河知青的那些事
所以,到了1969年秋冬之际,又有一批上海知青来到了“北五县”,他们是“69届”初中毕业生(只有极其少量的其他各届毕业生)。作为上海知青69届第一批到达逊克的是:于11月11日出发、于14日到达逊克县松树沟、边疆、逊河等三个公社的上海市松江县知青。其中,松江二中派出一批69届初中毕业生,分别到达松树沟公社的五三大队、新立大队、东发大队、二龙大队,以及逊河公社的双河大队;松江三中派出一批9届初中毕业生到达边疆公社南岗大队。稍后,是上海市静安区市西中学与卢湾区第十二中学分别派出69届初中毕业生到达逊克县边疆公社与干岔子公社。这里用“派出”一词,是有道理的。我的好友、当事人毛亚宁在其自创一书《岁月留痕(续)》里写道:“我市西中学是静安区69届(毕业分配)的试点(单位),分配方向是全部去黑龙江插队。我们第一批走了300人,是在校应届毕业生的七分之三。那时说是‘一个方向,一个地方,十年不变’。”同一月份,第十二中学69届毕业生也是被整班动员,一次性出发300人,到逊克县边疆公社与干岔子公社插队。
昨天,也就是作为第一批出发的逊克上海69届初中毕业生知青出发纪念日,有三个大队的知青分别举办纪念出发48周年的活动,双河大队知青60人参加此次纪念活动,东发大队有40人参加,五三大队也有几十人参加。
昨天,我参加了东发大队的纪念活动(我本是到达东发大队的第二批上海知青成员),之前我曾写道:“缅怀出发日的心情,不是为了记住当年曾经有过的怨或恨,而是要保留当年同时有过的那份善心。当年不管如何,我们都是有一颗善良的初心,这个善心有多个层次,比如为了家长,为了自尊,为了社会,为了国家,都是善意。如今,我们知青群也是要多保留一些善意,抱团养老。”(有友人回我:“@方良?:赞同你说的:缅怀出发日,不是为了记住怨或恨,而是保留善心。当年不管如何,我们都是有一颗善良的初心……”)我的微信好友史雪娣曾有一段话说得特别好,特别感人(来自于赤诚):“在迎来‘上山下乡’45周年纪念日之际,我们将手头现存的这些集体照整理、编辑出来的目的,就是为了保留那些无法复制的瞬间,激发各自值得珍惜的情感,延续内心无比骄傲的记忆。尽管我们的面容被任性的太阳无情地划过并刻上了大自然共享的年轮,尽管我们都已逐渐告别初时的天真和稚嫩。但成熟有加,浪漫依旧,并继续迎着太阳前行。 ”出于这样的心情,我愉快地参加插友们的历次聚会。
我看到了我的同志与插友,也是这样的,“成熟有加,浪漫依旧,继续迎着太阳”。
昨天,有一批瑷珲上海知青也在纪念4周年下乡出发日,而他们用的词更加奋勇:“庆祝纪念”。那是一种何等自豪的心情,足以“激发各自值得珍惜的情感,延续内心无比骄傲的记忆”。
更有意义的是,昨天我获得了一份实证——来自好友成松的赠聩。他在昨天郑重告示朋友:发现了当年插队时期几乎全部的家书,是由其已故父母精心保存、并遗留给他,过去一直疏忽与遗忘,近日才从庋藏之中得以重新发现。他披露一二,已足以打动我的心。
成松写道:“我到五三大队的第一封写回家信:(见下图一、二)”
昨天,我的获得感——为纪念插友的下乡出发日 作者:方良 - 逊河知青的博客 - 逊河知青的那些事 昨天,我的获得感——为纪念插友的下乡出发日 作者:方良 - 逊河知青的博客 - 逊河知青的那些事
我粗略看了一遍之后,在微信里对他说:“我在揣测,家长收到这封家书的心情。在那个年代一定是既心疼又稍有自豪感(孩子独立了,涉世了,干正事了)。”他回我:“同意。”这使我联想到刘淑华的回忆(刘淑华撰《下乡头一天》,刊于网易反修知青人博客2017年3月20日),她的父亲因没有亲自送女上“反修前线”,一直郁结于怀。家长对子女的思念、盼望、期待等心情,在我们自己老了,自然有了深刻理解。所以,在这纪念日里,也让我们在心里增多一点对家长的感激心情。
附:昨天在微信里收到的部分照片。
昨天,我的获得感——为纪念插友的下乡出发日 作者:方良 - 逊河知青的博客 - 逊河知青的那些事
原双河大队第一位女知青兽医、后任教师陈英姿(上图女排左三)在昨天克服困难,参加纪念活动。原双河大队赤脚医生韩依群(上图女排右二)及时参加活动过程中发出视频与照片给插友们分享。
成松(下图右二)在昨天五三大队知青的纪念活动餐桌上。
昨天,我的获得感——为纪念插友的下乡出发日 作者:方良 - 逊河知青的博客 - 逊河知青的那些事
昨天,金士英(见下图)在双河大队知青纪念活动中,热情洋溢。
昨天,我的获得感——为纪念插友的下乡出发日 作者:方良 - 逊河知青的博客 - 逊河知青的那些事
昨天东发大队知青举办纪念活动。
昨天,我的获得感——为纪念插友的下乡出发日 作者:方良 - 逊河知青的博客 - 逊河知青的那些事
东发大队纪念活动的三位召集人分别是贾桂珍(前左六)、我的好友安晓岗(前右一)与沈龙生(后右一)。
昨天,来自原松树沟公社兴亚大队知青、逊克县样板戏学习班学员、松树沟筑路营成员洪凤美(左)应邀参加东发大队知青纪念活动,与东发知青王长芝(下图右)合影留念。
昨天,我的获得感——为纪念插友的下乡出发日 作者:方良 - 逊河知青的博客 - 逊河知青的那些事
原东发大队回乡知青姜玉华(下图女左一)也参加昨天的纪念活动。
昨天,我的获得感——为纪念插友的下乡出发日 作者:方良 - 逊河知青的博客 - 逊河知青的那些事
昨天晚上21点31分,一位昵名“阿仲”的微信友在微信群里发消息:“‘11.11’,是我们去黑龙江瑷珲东岗子村下乡48周年(出发纪念日),45位知青团聚南通狼山,像兄弟姐妹一样欢度不眠之夜。”他还发了几张照片,(如下)。
昨天,我的获得感——为纪念插友的下乡出发日 作者:方良 - 逊河知青的博客 - 逊河知青的那些事
作者:成松    来源:  编辑:冯桂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