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知识青年,简称知青,广义泛指有知识的... [详细]
  时光荏苒,那段岁月已不再回来,可在他... [详细]
 
知青传奇人物田涛的故事
2017年03月28日 14:58:00  来源:东北网 【 字体:
田涛,1946年生于北京,文革中上山下乡,后返城进入大学读书。田涛教授是我国著名法律文献学家、法史学家和拍卖法专家,也是著名古籍善本收藏家。他是清华大学法学院的兼职教授,长期在法学院讲授法律文献学并从事研究工作。

                                 


 


      我和田涛第一次接触,是我作为连队(宁夏农建十三师二团四连)的看守人员,看守群专人员去西干渠放水,我的看守对象就是田涛。临行前,连长嘱咐我要看紧点,田涛可是全团一号大流氓,能说会道、会打架,说实在的,我挺害怕的,可又不能抗命,只好强弩着,厉声喝道“走!”田涛走在前面,拎着锹,摇晃着身子,大声唱着歌。我把锹双手端得像上了刺刀的三八大盖儿。他唱到得意处,忽然转过身:“你知道,我唱的是什么歌吗?不知道吧,是猎人进行曲!山中渺人踪,只有我们打猎喜相逢……”他转过身又唱,根本不把我放在眼里。


      到了西干渠闸口,他熟练地打开闸门,黄水汩汩流进斗渠。我说“看好闸门,我到下面放水。”我快步走到一公里外的田头,打开渠口等水流过来。等了近一小时还不到,我急了,快步走回去,可刚走不到一半,就看见渠水冲毁一段斗渠,渠水从这里拐了弯,流到渠边的一个深坑里。过去是没有这个深坑的。我急忙跑到闸口,闸已被关上,渠里早已停水。咦,田涛上哪去了?这小子跑了,我四顾无踪影,我又跑到跑水的地方,那地方除了那个洞,没别的,难道他地盾了?正当我往深坑里看时,只见坑里冒出一个满身泥水的人。田涛!那人就是田涛!他手里捧着一些盆盆罐罐,“古墓!古墓!这是一个古墓!”


      田涛是第一个发现西夏农耕秘密的人!从此,他走上了西夏考古之路。


      由于我这个人没有考古意识,所以并没有把田涛的发现当回事,依然把他当坏分子严加管理,并在批斗会上指挥大家唱我谱曲的“批斗歌”。直到现在大家聚会的时候,田涛都会站起来唱“田涛田涛你睁开眼,两条道路任你选,一条活路一条死路,想想吧,看你走向那一条!”


      田涛一直按他选定的道路坚定地走下去,他终于成为宁夏考古界的明星,他为宁夏考古做出重大贡献。


      后来,由于我和田涛的关系越来越正常化,因为,我十分佩服他的学识和见识,我早已不把他当成专政对象,称兄道弟了。于是我就被清除出看守的队伍,撤销班长职务。原因是,阶级阵线不分。后来,田涛被升级到团群专队了,我们见面的机会就少了。有一天,他又出现在我面前,原来他被释放了。这时,我们连已经成为武装连了,由于我出身不好,又加上我的阶级立场不分,所以,被排除在武装战士之外。但由于我有音乐方面的特长,可以教大家唱歌,所以,被特殊留下,和我一起留下的还有连里唯一的大学生莫建成,你看,我们指导员还挺爱才的。田涛之所以能回连,主要是连长爱才。于是我们几个非武装战士被编在家属班里,整天和一群乡下来的老娘们混。


 


      田涛成了正常的人,和他接触的人就越来越多,他非凡的见地,他无所不知的知识,折服了很多男男女女,大家将他捧之若星。我们连的一群小男孩,更是对他崇拜的五体投地。一天,下雨,我们一帮知青凑在一起喝酒,喝到高处,也不知道是谁提议,说,我们结拜吧。大伙都说,结拜结拜!有一个算一个,一数正好十个,就跪下,在毛主席像前宣誓,是我领的头,我说“我等虽不是同年同月生,但愿同年同月死,有福同享,有难共当,誓为共产主义奋斗终生!”发誓完,一算岁数,我最大,田涛老二。于是,我就成了“十兄弟”老大!酒喝完,一觉过去,全忘记了!第二天,一队马队从六连方向奔来,另一队马队从一连方向奔来,两队马加起来有四,五十匹,下马的好汉直呼要灭了四连的“十兄弟”。我没见过这阵势,躲在屋里不敢出来,只有老二田涛出面,他对各位好汉一抱拳:“哥几个,有什么事冲我说。”众好汉自然买田涛的帐,也一抱拳:“大哥,我们来灭十兄弟!”“哪有什么十兄弟,大家闹着玩,我还是老二呢。”大家哈哈一乐,说:“得罪了,得罪了,不知道大哥还是老二呢……”


      众好汉拍马回营。放了我一马。


      可是军管会没有放过我们,又把田涛拘留了起来,罪名是组织反动组织“十兄弟”,每天晚上都挂着牌子批斗。我虽然是老大,却没抓我,只是让我写检查。让“十兄弟”所有的成员写检查。检查啥呢,大家说的都一样,最后救了我们的,还是誓言的最后一句,“誓为共产主义奋斗终生”,因为有这么一句,性质就变了,虽说算不上是革命组织,但也不能定为反动组织。“十兄弟”事件闹哄了近两年,虽然没大事,可让田涛吃了不少苦头。我也因此没能调到兰州军区文工团话剧团。


      文化大革命开始了,我们又由于观点相同走到一起来,田涛虽然这几年几乎是在群专队里度过的,但他却和我站在一起,是个“保皇派”。在运动中,他充分地发挥了他的写作才能和辩才,在运动中我们多次保护了师政委金浪白、师长刘奇功、二团团长杨树斋,也保护了农垦部的部长王震。当时,我们就住在王震家里,好多揪斗他的,一听十三师的红卫兵在里边,就撤了,十三师,在北京是有名的拼命三郎,别人都怕这些不要命的,我们就借了这个光。我们保护中央首长有功,被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汪东兴在中南海接见,并为我们战斗队命名为“红旗战校”,接见完,还通知我们在人民大会堂前排听周总理报告,并安排我们在毛主席接见红卫兵时,在金水桥上站标兵!


      就在这时,我觉得我的历史使命已经结束,我不是搞政治的人,应该激流勇退,见好就收了。我和田涛商量后,他就放风说我死了,我回到北京,直到文化大革命结束,我才回到宁夏。这期间,田涛也专心地搞他的考古、古书研究去了。


 


      我再见到到他时,他已经是著名学者了,在美国、在日本的名牌大学里,他都是客座教授。讲中国古典法律,讲西夏考古学等等。在北京他是北京私人藏书第一人 。


      田涛,十三师头号大流氓(到现在我都不明白他为什么是大流氓?我和他接触那么长时间竟不知道他哪里是流氓)。


      田涛,宁夏十三师头号大才子。 


      田涛,一直会按照他选择的这条路光明大道坚定的走下去。也一定会为国家做出更大贡献。


 
          注:此文写于2011年7月22日


 



田涛生平简介

      田涛,1946年生于北京,祖籍山东。文革中上山下乡,后返城进入大学读书。田涛教授是我国著名法律文献学家、法史学家和拍卖法专家,也是著名古籍善本收藏家。他是清华大学法学院的兼职教授,长期在法学院讲授法律文献学并从事研究工作。田涛教授生前曾任中国拍卖行业协会法律咨询与理论研究专业委员会主任,曾任中国法律史学会理事,为中国人民大学、武汉大学、西南政法大学以及上海政法学院等多所大学法学院的兼职教授。


      20世纪80年代至90年代,田涛教授多次赴日本、美国、法国等国做访问学者,从事文献研究和学术交流。曾在日本东京大学进修,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做访问学者、法国法兰西学院汉学研究所讲授法律文献和契约研究。1997年在法兰西学院获得国王奖章。其成果包括《日本国大木干一所藏中国法学古籍书目》(法律出版社1991年版)、《法兰西学院汉学研究所藏汉籍善本书目提要》(中华书局2002年版)等。


      田涛教授多年致力于法史文献的研究和整理工作,挽救了很多即将消失的历史文献。他先后出版和发表了一系列研究成果,包括法律及文献类图书三十余部,有关拍卖法、法律文献学的论文百余篇。代表性作品有:《千年契约》、《田藏契约文书粹编》、《黄岩诉讼档案及调查报告》、《接触与碰撞:16世纪以来西方人眼中的中国法律》、《大清律例》、《中国珍稀法律典籍续编》、《拍卖法案例指南》、《被冷落的真实》、《法律文化三人谈》、《第二法门:学术与随笔》等,这些文献和成果具有弥足珍贵和重要影响力的参考价值和研究价值。


      田涛教授长期从事拍卖工作,多次主持与拍卖法有关的研究课题,对拍卖法的专业理论和实务操作有很深的造诣。田涛教授也是中国拍卖行业优秀教师,为行业人才培养和职业教育做出了卓越贡献。


      2013年4月18日,田涛教授在成都因突发心脏病不幸辞世,享年66岁。


      田涛教授的风范永存。我们永远怀念他!


田涛的夫人李祝环教授

作者:都 沛    来源:北京知青网  编辑:王文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