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知识青年,简称知青,广义泛指有知识的... [详细]
  时光荏苒,那段岁月已不再回来,可在他... [详细]
 
老知青 “双南漫纪”(之三)
2017年03月16日 10:48:00  来源:东北网 【 字体:

双南漫纪(之三)

       真是一个美丽的地方
     晓垒本是河南农村后生,曾在腾冲当兵任边防武警,复员后就留下做了腾冲女婿,对这块土地深有感情,他带我们游历的第一景点就是“中国远征军烈士陵园”《国殇园》,来凤山下叠水河畔长眠着八千抗战英灵。这是大陆仅有两处插有国民党旗的地方,一处是中山陵,一处就是国殇园。我们参观纪念馆,全景了解了中国远征军征战历程,深刻感悟当年中国抗战正面战场的贡献,深表敬重!走出展厅已是夕阳西下,墓园即将关闭,我们肃立门前,目送血色夕阳下国民将士安眠——中华民族定能一统复兴!晚间我们走进市中心的“梦幻腾冲大剧院”观赏荣获“国家舞台艺术工程奖”的大型舞剧《梦幻腾冲》,大开眼界,更为腾冲人民的历史创造所震撼。
   腾冲郊外最著名的还数“热海公园”,名曰“热海”其实“热泉”,数百万年前这里的横断山脉曾是远古海洋,后喜马拉雅山脉剧烈隆起,苍海退去,熔岩频发,地层变迁,热泉涌现。公园门口导游让买下村民用稻草编裹的“串鸡蛋”,我们不知何用,小心提着走上山路,满目奇观,正如明代大旅行家徐霞客游记所载:“遥望峡谷蒸腾之气,郁然勃之,如浓烟卷雾,东頻大溪,西贯山峡......水从气中喷出,如有炉羹鼓风用煽焰于下......”可知350年前热海已扬名华夏。我们沿节而上,依次观赏了珍珠泉、眼镜泉、鼓鸣泉等,最得意的是:俊英站在从未见过的火山融岩上留影,遥感百万年前火山喷涌的壮观,又在温热的“怀胎井”旁与几位年轻女子亲手汲水品尝摆姿拍照,我暗笑老伴儿时髦过时,导游却讲:“喝这井水并不是一定怀胎,而是养颜保健。这里热泉都含有多种有益人体的微量元素,对舒筋活血,骨质强健,滋润肌肤均有疗效。”我也凑前品饮,只觉热口甘甜略带硫磺味,导游讲:这说明你肠胃需要驱寒滋补。老伴赶紧满满盛入保温杯,欲带回备用......。前方蒸腾雾气更浓,并传来噗噗沸腾水声,“热海大滚锅”的石壁在缭绕水雾中时隐时现——最大著名热泉到了。只见方圆直径十余米的大石池内,水花翻滚雾气蒸腾,真如刚揭开的天然大锅,如把肥牛羔羊海鲜投入,瞬间就能涮出一顿美餐。可谁也不敢近前,因池内温度高达95100度,只能保持距离观赏留影,就这样还人流如织。我们好不易才抢拍了分照与合影,流连忘返。晓垒这时才招呼我们拿来园门买的“串鸡蛋”,放入旁边的小石锅蒸煮,十几分钟就熟了,蛋黄鲜嫩,味道清新,尤为爽口,城里是吃不到的,真是有缘口福啊!更想再做一番“当代徐霞客”。
   边陲的夕阳又迎接我们驱车来到芒市郊区的“傣王宫”《民族风情旅游园》,小巧玲珑的傣族少女导游热情接接。她身著傣族服装,腕戴银饰,最引人注目的是:头上佩戴一串金黄的迎春花,乌黑发髻映衬下,犹如黑土地间的小花坛,洋溢着春的芬芳。她自我介绍道:她姓吉年方18,是傣寨长大的本园导游,因傣语称未婚女子为“小甫少”已婚女人为“老甫少”,故以姓氏和年龄,也可以称她“小吉少”,我们欣然接受。她介绍:这里原是古傣王宫遗址,方圆57亩,明代曾三次在此分封吐司,清朝设立“满是安抚司”,后毁于战火,尤以日寇烧杀更甚!我们族人最恨日本鬼子和毒蛇啦!改革开放后,近几年国家出资重建傣王宫,设计修建中每根柱子都是菱形,坚韧稳固,专门对付毒蛇,它爬不上楼阁,人们发现就会把它除掉或杀灭,就像对抗侵略的日寇,“朋友来了有好酒,豺狼来了有猎枪!”过去族人为生计种植罂粟,后爱国侨胞从国外引进优质橡胶树移栽园中,又广泛种植市郊周边割胶成功。胶工辛苦,大多午夜至凌晨5点割胶,因这时段割下的胶液细腻,可精制奶嘴、泳帽、卫生套、紧身装、手术手套、席梦思床垫等精品,而白天割下的胶液只能制轮胎、鞋底、防滑垫等粗品,这些均能环保创汇,造福百姓,有益国家。我们望着崭新高耸的王宫,远眺春风摇曳的胶林,仿佛阅览傣族人民生存不息创业发展的史册。
   走进园区精品展销厅,小吉少热情指导游客感受多种精品,曾动员我买产品,但我家中都有又“囊中羞涩”,婉言谢绝,孟老师梅师傅也只买了小件靠枕,但吉少始终微笑,双手合十,虔诚祝福我们,真诚赞美家乡,眼神明亮清澈,头上迎春花馨香......。我陶醉了,躺在柔软的橡胶床上神思遐想——当年我要是插队云南,或许就像胶树扎根红土地了,这里山美,水美,人心更美!真是“一个美丽的地方”!
   燃烧的晚霞中,我们全团或分或合,在傣王宫前与晓垒小吉少合影,以留念这“美丽的地方”。
作者:    来源:中国知青网  编辑:王文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