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知识青年,简称知青,广义泛指有知识的... [详细]
  时光荏苒,那段岁月已不再回来,可在他... [详细]
 
难忘那年春节
2017年03月07日 16:02:20  来源:东北网 【 字体:

难忘那年春节

韩依群

辞旧迎新,已匆匆走过了六十多个春秋;悠悠岁月,却难以忘却上山下乡的那段日子。四十多年来,每逢春节来临,我便会情不自禁地想起那终生难忘的1970年的春节……

1969年11月11日,我从上海远赴黑龙江省逊克县逊河公社双河大队插队落户。转眼,便迎来了1970年的春节。那是我到边疆后经历的第一个新年,当时提倡过一个有意义的“革命化”的春节。于是,队干部和负责知青的干部决定:全队六十多位上海知青的除夕年夜饭,分别安排到村里各个老乡家里吃,以此来增进知青与乡亲们的感情,同时也让知青们感受“不是家庭胜似家庭”的温暖。

春节前夕,我和同伴小崔正在公社卫生院接受学习和培训,队里派人捎来口信,把我们的年夜饭安排在村民李福玉大叔家。年三十的那天下午,我手捧从上海带来的一尊夜光的毛主席塑像和两个陶瓷的毛主席像章(当时是最流行和时髦的),与小崔兴高采烈地来到李大叔家。脚刚踏进家门,大叔大婶便热情迎上来,让我们进里屋坐炕上暖暖身。我从包里小心翼翼捧出毛主席塑像和像章送给了二老,夫妇俩恭敬地双手托住,脸上露出喜悦的笑容。随后,大婶拿出瓜籽糖果往我们手里一个劲地塞。大婶还拉着我俩的手,亲切地对我俩说:“闺女啊,别客气,到咱家就跟到自己家一样,爱咋地就咋地。”大婶又怕我俩不自在,嘱咐她的几个孩子跟我们一起说笑嬉闹,大婶和大叔则到外屋忙着准备年夜饭。那时我还不满十六周岁,大婶家的几个孩子都比我小,他们“韩姐韩姐”地叫个不停,那亲切劲甭提有多感人。叔婶家的热情接待,使我和小崔暂时淡却了对上海家人的那份思念。

那时的农村生活虽然艰苦,但每到过年过节的时候,农家早就作了准备。虽平时都不舍得吃好的。但过年的菜还是很丰盛的。鸡、鸭、猪肉、鱼一应俱全,当然还有东北地方特色的熘肉段、拔丝土豆、凉拌菜等等,摆上满满一桌,真让人垂涎欲滴。就要开饭了,按照当时“文革”的惯例,我们全体起身站立,由李大叔带领我们向毛主席画像深深鞠了一躬,李大叔手捧《毛主席语录》,恭恭敬敬地读了一段“最高指示”后带领我们一起高呼:“敬祝伟大领袖毛主席万寿无疆!”仪式作罢,大家围坐在一起吃年夜饭了。吃饭的时候,大婶不停地往我俩碗里夹菜,生怕吃得少了,一边吃一边嘘寒问暖,一起吃饭的样子就如同我们在家过年时与父母弟妹围坐时的情景别无二样。虽说边疆生活条件差,但对于我们这些远离家乡的孩子来说,已经很满足了。

这顿年夜饭,我和小崔还真没少吃,有些美味佳肴在知青食堂是做梦也吃不到的呀!除夕之夜,我们在李大叔家里过得很快乐、真惬意。在回知青宿舍的路上,尽管屋外天寒地冻,但我们的心里却温暖如春。此时,知青们也陆陆续续回来了,大家七嘴八舌地互相交流着各自在乡亲们家过年的情景,高兴地聊到了后半夜。那一夜,意犹未尽的我,抱着枕头带着甜蜜很晚才进入梦乡。

         作者为原逊河公社双河大队上海知青 

作者:韩依群    来源:逊克知青博客  编辑:王文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