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知识青年,简称知青,广义泛指有知识的... [详细]
    时光荏苒,那段岁月已不再回来,可在他... [详细]
 
都是为了那张车票
2016年11月04日 15:39:01  来源:东北网 【 字体:

都是为了那张车票  

 

 
 

 

 
 
        上海与黑龙江相距几千公里,知青探亲每次来回其间,道上所遇的困难艰辛非现在年轻人所能想象。

从上海坐56次直快,经三昼两夜到哈尔滨。然后转慢车再经八个小时到达北安(后来改在龙镇)。在北安转汽车再颠簸一天时间才到达逊克。然后自己再想办法搭马车去生产队。这一路并没什么卧铺,全是硬席。我有一次甚至从龙镇挤上汽车一直站到逊克,整整一天,车上的人除了在孙吴吃饭,其他时间都紧紧挤在一起,连个姿势都没得换。因为路途遥远,所以这一路能否获得一张带座位的车票就显得格外重要。

             都是为了那张回家的车票 - 松树沟人 - 松树沟插友的博客

 

一次返黑龙江,一行人除我姐和几个女同胞外,就我和李汉章两个男的。到北安转汽车,北安去逊克的班车每天一班,早上开车前卖票。同行的女同胞在北方旅社登记了过夜的床位。我们俩因第二天天不亮就要去汽车站买票占位子,睡不了几个小时,就在旅社门厅的旮旯处席地而坐,等待黎明。当时北安汽车站秩序较乱,对买票数量没有限制,可以随意托带,所以排队若不能占据前几名的位置,买到票的希望就很渺茫,所以对第二天的占位我们是志在必得。旅馆里住了很多到此转车的知青,有的是和我们同一天到达的,有的是前些天到没买到票滞留的(更确切的讲是没到票),其他的一些散客如有门子的还好些,没门子的就惨了,在成群结伙的知青面前,单个的哪有力量抢到票,有的在北安一呆就是好几天。

坐在旅社那旮旯里迷迷糊糊地熬到后半夜,或听长长的走廊里面有了动静。我俩竖着耳朵听了一会,那是有人起床盥洗了。不一会就有脚步声从走廊里出来,不好!这么早出来肯定是去买车票的。我们赶紧起身出门,后面果然紧跟着也有人出来,听说话声音是两个女知青。我们也不回头,只是在前面加快了脚步,静静的寒夜里只有我们前后四人脚踩积雪咯吱、咯吱的声音。此时大家其实都已经明白对方要去干什么,但心照不宣,都还装没事样迷惑对方。身后的脚步声走得越来越急,听得出那是连走带小跑的,很快脚步声已到身后。汉章到底机灵,一看苗头不对立刻撒腿跑了起来,窗户纸一捅破,大家全都不顾一切地拼命跑了起来。此时的北安,正是万户肃然、灯火俱寂的时刻,黎明前的黑夜里,四个上海知青像是着了魔一样,冒着北国凛冽的寒风,在积雪的街道上进行百米赛一样的狂奔,这一幕现在想来真是甚为奇特。

都是为了那张回家的车票 - 松树沟人 - 松树沟插友的博客

 

跑到汽车站售票处紧闭着的那两扇木门前,四个人争先恐后地扑了上去,挤成一团。汉章最先趴到那扇门上,第一的位置已不可动摇,胜负已定,大家也就松了口气。因为听说排第一第二都能买到票,所以也就各按其所不再相争,其实就是争,两个女孩怎么能争得过我们。有个第一就够了,我干脆也不排了站到了一边,准备到时从边上对汉章起一个掩护的作用。没想到我这一决定后来被证明是大大的正确,否则事情发展的后果真不知会是怎样。

天蒙蒙亮了,门前聚集的人越来越多。那两个女知青同行的男伴也来了,不知为什么,这几个大爷竟让两个女孩起大早来给他们占位置,真是不可理喻。卖票时间快到了,人群开始骚动起来,队形也乱没了,全都到门前挤成一堆。汉章紧紧趴在门缝边上,占牢了第一的位置,我站在边上,自己感觉像个保镖。咕吱!咕吱!里面摇拉门拴的动静出来了,外面立时紧张起来,所有的力量都向那两扇不大的木门聚集,不难预料,门一开,人群立刻就会如决堤洪水般冲进去。只听哐当一声,门拴拉开了,奇怪的是却不见门朝里打开。突然汉章趴着的这扇门被朝外推开了一条缝,没想到原来竟是扇朝外开的门!汉章本来极有利的位置,顿时就可能被那扇朝外推出来的门挡到背后。有个家伙来得很晚,也没排队,不声不响地早就趴在这一边正对门缝的位置,可能是先知道这门的开法了。

门缝在推挤中越来越大,眼看这个家伙就要一头先钻了进去。说时迟那时快,我立刻伸手从后面薅住了他的脖领子。他只顾急着伸头往门缝里钻,身子却动不了,我俩在门缝这边一争持,挡住了靠这一边汹涌的人群,只二三秒钟的时间,汉章已是灵巧地从门那一侧挪挤过身子,抢在前面窜了进去。万事大吉!我一松手,那人立刻随着潮水般的人流一拥而入。两个和我们一起半夜起来奔跑的女知青和她们的伙伴,在这一场事出意外的争夺中,被人群毫不留情地推挤到了一边,眼看买票无望,后来好像还是排前面的汉章给带的票。当时汉章手里拿了厚厚一叠边境证,不少都是帮后面人托带的,我们也算做了回大大的好人。不过有人笑就有人哭,对我们不满的人大概不会比感激我们的人少。那个被我抓住脖领的人也不知最后是不是买到了票,现在想想也是满心的愧疚。

都是为了那张回家的车票 - 松树沟人 - 松树沟插友的博客

 买票不易,但若买到的票丢了,那可更是大大的麻烦。一次由黑龙江返沪,同行人中有清秀文静的女知青

阿巧,她因腿有残疾不方便,每次和她同路的知青一路都主动帮助她。从北安上火车时,搬运行李的忙乱中她的票找不到了。一行人上上下下包括站台都帮着找了,就是没见影。这下傻眼了,这票是从北安一直买到上海的通票,车还没开就把票丢了,这可怎么办!大家商量了一下,决定找列车长说明一下情况。

列车长一听,板着脸想也没想就说:票丢了补票。我们一再申明是真买票了,我们的号码都是连在一起的,独缺了这一张,不信他可以查。列车长这才答应检票时注意这张票。等列车检票结束,我们再找到列车长时,他的脸色已是比较缓和。说查下来没发现这张号码的车票,他相信阿巧的票确实是遗失了。这下好了,列车长看来不会再为难阿巧了。可问题又来了,过了这一关,到哈尔滨还要去办加快票换乘58次直快,她没这张全票怎么办加快票啊?于是又去找列车长。列车长颇觉奇怪,我已经不罚你们票了,你们还要干嘛!我们说,你得给开个证明,列车长眼一瞪:开什么证明开一个确实有票但丢了的证明。列车长顿时不干了,不罚你们票已经很不错了,还要给开证明,你们真能得寸进尺,不给开。

于是一场旷日持久的软磨硬泡开始了,列车长最后被缠的没法,只好举手投降。只见他顺手撕下一张像收据样薄薄的纸来,在反面给写了个证明,并加盖了列车的章。递给我们时摇头苦笑着说:我做列车长到现在从没开过这种证明,你们几个知青可真行,真能磨,服你们了。拿到了列车长的证明,我们高高兴兴地到了哈尔滨,不料办理加快票时,阿巧凭那张证明,人家售票处就是不给办加快。这下又傻眼了,本以为一张列车长证明可以包打天下,哪知才到哈尔滨就不好使了。怎么办?还用老办法,找管事的磨去。哈尔滨车站值班室正好有个值夜班的副站长。我们把情况说了一下,这领导就是领导,原则性很强,一切按规则办事,要办加快必须重新买票。不过我们也是有备而来,早就为他预备好了蘑菇战术,大家轮流换班去值班室和领导磨,又是套近乎,又是博同情,好听的话一筐一筐往领导面前端。磨到后半夜,领导实在撑不住了,在了解我们的情况后也对我们有了同情心,我们不弃不舍互相帮助的知青精神也令他有些感动。总之,他是微笑着拿起笔来,在那张证明的角上添了几个字,同意给加快,并加盖了哈尔滨车站的公章。

都是为了那张回家的车票 - 松树沟人 - 松树沟插友的博客

有了哈尔滨车站为证明加盖的公章,就像有了尚方宝剑,这后面办加快的售票员、58次的列车长都没有为难阿乔,真是一路绿灯畅行无阻。往南的列车伴随着我们的好心情终于到了上海!亲朋好友已经在站外等候,大家出站回家的心情顿时变得非常迫切。我们排队依次检票出站,不料,到了阿巧,又被拦下了。上海站的人说必须得补票才能出站,那张盖有列车长和哈尔滨车站两枚公章的证明外加一张加快票,在他们眼里竟然不起任何作用。一路磨难都过来了,难道到了家门口竟过不去了。我们一个个怒火填膺,也不出站了,和那个管补票的工作人员吵了起来。人家外地有人说上海人小心眼,上海人中的某些人还真的就是死心眼。那个工作人员任你怎么说,就是不开壶,对阿巧这样腿有残疾远赴黑龙江插队,一路经历千辛万苦的文弱女生半点同情心也没有。和北方人通情达理的大度性格比起来,那一份斤斤计较铁公鸡嘴脸着实令人恶心。

 

都是为了那张回家的车票 - 松树沟人 - 松树沟插友的博客

最后阿巧因大家耽搁在家门口回不了家,实在过意不去,不让再和他缠了,决定掏钱补票了断了此事。功亏一篑的结果,使我们每个人心里都很不爽。一路上坐的都是哈尔滨铁路局的车,人家最后从头到尾也没让补一份钱的票,还给你开证明,把你送到了家门口,却不料最终被自己家六亲不认的“看门狗”给狠狠咬了一下,以至这一路的努力全部前功尽弃,好不令人恼火。当年共同经历此事的几个知青我已记不清楚是哪几位,当事者们自己应该还有能记得的。

 

            ————引自岁月如歌的博客《车票》

作者:    来源: 逊克知青博客   编辑: 王文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