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知识青年,简称知青,广义泛指有知识的... [详细]
    时光荏苒,那段岁月已不再回来,可在他... [详细]
 
重返故里--黑龙江逊克县游记
2016年02月18日 08:13:12  来源:东北网 【 字体:

重返故里--黑龙江逊克县游记  

 

 
 

重返故里--黑龙江逊克县游记  赵晓玲  撰稿 - 永远的边疆人 - 魂牵梦萦的地方--小丁子村   

重返故里

--黑龙江逊克县游记

赵晓玲

女儿已经长大,到了独立生活的年龄,一直想带她去看看黑龙江的江水,了解黑土地的风情。同时也让她知道妈妈十六七岁就来到这块黑土地,整整生活了十个年头。因为各种原因没能成行。20087月我和丈夫及女儿,陈敏芳和她的丈夫随逊克县车陆乡库尔滨村的下乡知青一行四十多人到逊克县去。看看我们离开了三十多年的边疆现在究竟怎样?让我魂牵梦绕的地方现在好吗?因为,我们把人生最宝贵的青春献给了这块土地。

为了找回当年下乡的感觉,我们是坐火车到黑龙江去的。712日上午10点钟,整个车厢全是上海知青,火车一动大家都叫起来,我们的行程开始了。

我们都在欢乐地交谈,互相之间取笑当年的幼稚、傻冒、哭笑。一路上打牌的打牌,聊天的聊天,大家欢声笑语,不知不觉三十个小时过去了,到达了哈尔滨。我们没有出站,在月台上等待下一班火车到孙吴去。八点多火车来了,我们和当年一样拿着行李进了火车。区别的是过去前后背着旅行袋,现在是拉杆箱。

714上午四点多钟火车到达孙吴县,逊克县的大巴士早已等待在那里。经过二个多小时的车程就到达了逊克县城,他们给我们安排在逊克宾馆(每晚只要50元费用)。因我们时间紧凑,回程飞机票已买好。我丈夫要与库尔滨人同行,我和女儿,陈敏芳和她的丈夫我们一起到边疆去,我们的行程便分开了。他们队一行四十多人中午由村里请吃饭,晚上由县政府请吃饭,好不热闹。

我们一行四人找了当地的出租车,三十元钱就到了村里。一路上看见原先的烂泥路修成了水泥路,原来的哈密塘已经不见了踪影。陈敏芳的丈夫和我女儿都没去过农村,一眼看去清晰的地平线,一望无际的田野都令他们很兴奋和陶醉,赞叹不已并称不虚此行,只是可惜离上海太远了。

我们去边疆人少,没有惊扰乡亲们,只是与邓文宽讲起,他委托弟弟邓文庭负责接待。因文庭要安排中午饭。我们提出自己在村里走走看看。村里的路修好了,但各家各户的院子有些杂乱。不像以前许多人家种花草。现在因为包产到户每家每户都有生产机械放在院子里,都铺上了水泥地,家家户户都是砖房,草房已是稀有品种了。

在村里看不见年轻人,只见到老人们在路边闲谈,张文忠看见到我就叫出了我的名字。说明他记忆力还是非常好。黄学茂已经不在了,他老婆在家开了个杂货店,后来我们又去找她,她子女说她去教堂了,不知什么时候边疆也办起了教堂。唐桂花是唱诗班教唱歌的老师。我们去走家串户,碰到了王树久夫人王太太他还是那么热情待人。张金禄已经生病卧床不起了,去看他时他说不认识我们了。后来张凤英在吃午饭时说,他父亲又想起我了,还问我马玲妹怎样?老人家病成这样还年年不忘上海知青使我非常感动。

我们看见有一家院墙装饰得很好便进去看看,原来是以前机耕队长徐瑞兴的家,他家的两个儿子一个是县委组织部长,一个是村长。我们又看见王木匠。后来又到他家去看看,他们家八个女儿全部都出嫁。夫妇俩生活得很好,身体也很健康。听说王木匠还是村里教会的牧师。现在农村一年只有两个多星期的活计。年青人有的出去打工,有的在家打麻将消磨多余的时间。村子里轻悄悄的,各家的院子除了鸡狗猫看不见其它牲口。地里全部都只种大豆,吃口粮要到县城里去买。房前屋后种些吃的蔬菜。

后来我们到大江边去,这时候,陈敏芳丈夫和我女儿的照相机就没停过。他们直感叹,这么好的景色竟没有人去欣赏。黑龙江水清澈见底,缓缓向东流去。宽阔的江面没有船只,因是边境大江没有污染,我女儿对着蜻蜓蝴蝶直拍照。我女儿摸着黑龙江水说:妈妈,这里有一条条细小的鱼游来游去。她新鲜不已。后来听当地人说,现在因过度捕捞黑龙江的鱼很少了很难捕到,他们说现在的鱼都到老毛子那里去了,鱼儿很聪明,那边捕鱼的人少,鱼儿就往那边游。中国人不能越界捕鱼,我们去的那几天就有人越界捕鱼被俄罗斯人抓起来。通过外交手段才把人放出来。

中午时分,看见有人骑摩托车在我们面前停下来,仔细一看是王官财的女儿王艳清和她的丈夫。她承包了很多地,刚从地里回来。我们又在刘家庆家坐了会儿,然后就到邓文庭家去了,他们夫妇俩都已经烧好了满满一桌菜等我们去呢。张凤英、唐桂花、刘家庆、大巧、巧月、王建文、王艳清、文庭夫妇俩,大圆桌坐得满满的。黑龙江的菜特别可口,我们到的这天是714日,还是禁止捕鱼期,不知文庭从哪里弄来的鱼,味道特别鲜美,鸡也是上海买不到的笨鸡。吃了以后,我们都赞不绝口,东北人好客是一流的,陈敏芳的丈夫不太会喝酒,但是大家一口一个姐夫敬一杯,姐夫敬一杯,喝得他晕晕乎乎,平时很少说话,喝了酒话也多起来了。大家的热情使我们很受感染,其实我们平时也能哼几句,但此刻觉得自己很忸怩,就是放不开歌喉。在座的很多人都放声高歌,气氛热烈,我女儿看这情形,马上拿起摄像机,拍下了这精彩场面(由于准备不足,摄像机充电器没带,电用完后这个摄像机就成了样子货)。

吃完饭我们又各家走走,然后买了些纸在钱公萍的坟上烧烧,告慰她,我们上海青年没有忘记她。她去世的时候刚满19岁,这么年轻的生命就埋葬在这里了。她的人生永远定格在青春瞬间。后来我们又到张桂芳的坟上去看看。1975年以后我们寝室的知青都走了,是她陪伴我渡过许许多多个不眠之夜,处处为我着想、帮我出头,我们还认了干姐妹。2000年时因患癌症去世,我心里总觉得不是滋味,在她坟前告慰她的灵魂,我永远不会忘记她们。

上完坟后,大家提出来一定要到县里看看我的老公,刘家庆叫了一辆面包车把我们十几个人都塞了进去。这天县里特别热闹,正在举办玛瑙节,又是文艺节目又是放烟火,人山人海的。我老公他们正在饭店听县领导做大报告,硬给我们拉出来,一顿饭还没吃完又吃第二顿,闹闹腾腾到了晚上十点多钟才散。

715上午,我们租车到新兴乡,顺着库尔滨河漂流到库尔滨大桥结束。这地方都是大自然的景色,没有任何人工雕琢痕迹,蓝天,白云,河水清澈见底,让我们非常享受这大自然风光。可我们不会划橡皮艇,正好新兴乡党委书记在场,他看到我们是上海知青自告奋勇帮我们划船。他和我女儿一条船,我和陈敏芳一条船,陈敏芳的丈夫则看着行李。因为我们不会划船,不会避开激流险滩,幸好有书记的帮忙,我们才能巧渡险关到达目的地。

715下午刚到县城,我和潘红斌的房东,邓文宽姑妈的女儿李秀华就来电邀请我们吃晚饭,她是逊克县第一任女县长,没有一点架子。非常同情我们知青下乡时遭受的苦难和困惑。我们刚下乡时就住在她家,承蒙她母亲的关照,我们在黑龙江这么多年都没落下什么病。虽然房东大娘去世多年,去看看她的女儿也是我的心愿。晚上她热情招待了我们,又是大盘饺子,大碗菜吃得我们撑破肚。

第三天,原本我们一早要乘汽车到黑河去,王艳清、徐秀芬等人都说要看看张凤琴,说上次何惠民来,张凤琴不知道,回来后哭了半天,想想当年我们都是一起干活的姑娘们,几十年难得碰一次头就硬挤了半天时间与张凤琴见面。张凤琴结婚后嫁到了车陆乡车陆村,生活很坎坷,现在好了,膝下一儿一女大学毕业后都有了工作,即将成婚。这天我们在刘家

庆家吃的午饭,他问我们要吃什么,我们说只要吃饺子。东北的饺子味道特别好。但他们还是客气整了一大桌菜。刘家庆一大早五六点钟就从街里买回了虫虫鱼,过去一起干活的姑娘,现在成了老娘们,她们包饺子做菜,我和陈敏芳拉着王艳清、王俊生带着我们一家一家地走,见到了当年的妇女队长赵彩云,与她说起茅依群叫我们带好,她也表示感谢。她掌柜的蔡德新刚去世不久,她还沉浸在失去亲人的痛苦中。所以第一天到边疆没见着她,这天去正好她的叔叔赵傻子也在,赵傻子一点也没有变,还是像三十多年前一样,生活得很快乐。

走了大概十几家,由于时间紧,我们来不及一家家去,中午时间到了就到刘家庆家吃午饭了。席间张长寿说现在农民生活好了,过去他家要交给国家税金二千多元,现在国家给农民三千多元补贴。这样一进一出就是五千元。希望上海知青能到黑龙江来,过去上海知青确实来受苦了,一年四季都要干活,现在才干十几天。席间张凤琴唱了两首歌《人到中年》《点燃一支烟》,唱得很动情、委婉,就好像在唱自己的人生感悟。刘家庆说:只要上海青年能来,我会安排好大家的吃住。王俊生说:我已在西山开了几十垧地,盖了房,养鸡养猪就等上海青年来杀鸡宰猪大家同庆。在座的人都表示只要上海青年能来我们都会热情安排的,希望大家不要怕这怕那,边疆乡亲永远欢迎你们。

大家的热情使我们很感动,要不是我们已买好下午去黑河的车票,不得不离开我们也许会一直住下去。大家难分难舍的情形催人泪下,我和陈敏芳俩表示一定会把大家的情意带到。不一会刘家庆联系轿车来了,大家依依不舍,乡亲们送到我们很远很远。我们走了,带着边疆乡亲的嘱托,觉得自己肩负的任务很重很重。

 

      ————引自永远的边疆人的博客

                                                                      

作者: 赵晓玲    来源:   编辑: 王文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