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知识青年,简称知青,广义泛指有知识的... [详细]
    时光荏苒,那段岁月已不再回来,可在他... [详细]
 
从善如流,实事求是——我说知青研究
2016年01月05日 08:19:04  来源:东北网 【 字体:

                                                                                 从善如流,实事求是——我说知青研究  

 

 
 

(Ⅰ)

今年1114日,有一位知道我曾经在江西插队的朋友告诉我,上海市知识青年历史文化研究会举办第三届中国梦·知青梦论坛,有五名老知青登台演讲,其中有一位邱从实先生是当年在江西新干县插队的。我告诉他,我知道这个人,当年我与他分处相邻的两个大队,不过没有交往,只是在近年听说他回江西创业,今年上半年还从网上得知解放日报曾经报道过,但是我发现解放日报的报道里对上海知青赴赣插队的那段历史过程在描述中有明显的讹误。

第二天,1115日晚上,我在研究会《知青》杂志的网易博客上看到一篇有关那次论坛情况的报道,它逐一介绍了五名老知青的过去与现在。其中在介绍邱先生当年的插队经历时是这么说的——

19684月,一批中学毕业生从上海步行到革命圣地井冈山,不请自到强烈要求插队,先后有500位上海知青志愿到江西新干县落户,一时引起轰动。须知道,此番壮举比毛泽东知识青年到农村去的号召,足足提前了八个月,可见何等的豪情万丈。他们选择扎根农村,就是选择吃苦,为了实现青春的梦想。在红色土地上,他们和农民融为一体,竭尽所能努力去创造那个年代的辉煌,几乎所有需要知识的岗位上都有上海知青发挥作用。

看到这段内容,使我十分惊讶,又似曾相识。我重新找到了今年6月中旬在上海知青网公众号上曾经转载过的解放日报介绍邱从实的文章《花甲犹追年少梦》,署名为区鸟。至今仍可在网上见到原文,http://newspaper.jfdaily.com/jfrb/html/2014-12/13/content_47177.htm   ,在解放日报20141213日第08朝花我们的中国梦报告文学板块。

 

从善如流,实事求是——我说知青研究 - 逊克知青 - 逊克知青的博客

    上面那段话就一字不差地来自那份解放日报!而我在6月中旬就对那段话有感而发,写过一篇针对该段话的文章《切莫胡扯上山下乡的历史》http://wangzongren1952.lofter.com/post/2f002d_766a8b5  。其实,可以把我的文章内容浓缩为三句话:

 19684月确实有上海人到江西,但不是步行,更不是插队,而是上海市革委会派出的考察队(其中有中学生的代表),准备在江西新干、峡江、永丰三县交界处建立知青农场!

 1968年确实有一批中学毕业生从上海步行到革命圣地井冈山,但不是在4月,而是在67月;并且不是一批,而是两批。在此之前,196711月,上海有两拨人步行上井冈,与新干无关。

 1968年确实有500位上海的中学生到新干插队,但不是在毛泽东一二·二一指示之前八个月,而是之前一个月,即196811月。

 

(Ⅱ)

我是一个追求完美的人,对那些明显不符合历史真实的东西,极为反感,嫉恶如仇。6月份看到解放日报等处出现的讹传后,就希望有办法指出并加以纠正,但是苦于没有畅通的渠道。这次看到研究会的成员又在以讹传讹,出于维护研究会的名声,就通过网络交流和微信等手段,与有关的博客编辑人员联系、沟通,指出其中的错误。他们也很重视,很认真,把已经发出的博客作了修改,把上面那段套用过来的不实之词悉数删除。

在这期间,我还从那个论坛的录像剪辑中注意到,邱先生在演讲开始时特地纠正了主持人的介绍词,申明自己不是步行到江西的,是196811月到新干插队的。由此可见,邱先生是实事求是的,不愿意因错就错或知错不改。倒是让我从这个细节上发现,似乎是论坛的组织方存在一些差错和疏漏,看到解放日报上那篇文章以后就照搬不误、照本宣科了。

好在随后的工作中对此有所弥补,1210日,在研究会的公众号上介绍邱从实先生时,转载解放日报区鸟的文章,在题目中就注明摘录,而那段不实之词没有再次出现。

 

(Ⅲ)

一个月来,既有相关方面的从善如流,也有当事人的实事求是。我感到欣慰。

回首反顾这起小小的波折,它起源于解放日报的那篇文章,其作者似乎是在迎合老知青、创新业的潮流中出现的哗众取宠、攀比拔高等浮夸风气,对某些资料信手沾来,非但不进行认真研读和仔细核实,还恣意发挥自己的想象力,妙笔生花,无中生有,杜撰出并不存在的轰动一时”“豪情万丈。泱泱大报会刊出如此罔顾历史事实的浑说,实在不忍卒读。

随后发生的事情则有点像重蹈小报抄大报的覆辙。冠以上海”“知青之名的网站,见到文章出自著名大报就照搬不误,以讹传讹。实在是有损上海知识青年颜面。

幸运的是,在正式报道那次论坛的时候,出现从善如流”“实事求是的可喜局面,没有让谬种继续流传。以研究会名义出版的杂志、书籍以及博客、微信公众号上,要尽可能避免出现那些不应该出现的讹误。既然是对知青的历史与文化进行研究,就不能不加甄别地照单全收。当然,在实际工作中,出现差错是不可避免的,重要的是,一旦发现,要设法及时纠正、防止继续扩散。

如今的情况是,有关上山下乡运动的官方档案至今仍未全面公开,而在甚嚣尘上知青不写知青史,谁写?等等豪言壮语之余,免不了出现胡言乱语。泥沙俱下鱼龙混杂之时,事实真相也会在口述史、回忆录中发生有意无意的变形走样。因此,去伪存真、去芜存菁从来就是后人研究前人历史时一项必不可少的基本功。但愿老知青们在生命的最后一程里,拒绝假话瞎话,坚持真话实话,为后代留下尽可能完整、准确、真实的资料吧!

这就是我面对知青研究的基本态度。

 

    ————引自网中人的不老阁博客

作者:    来源: 逊克知青博客   编辑: 王文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