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知识青年,简称知青,广义泛指有知识的... [详细]
    时光荏苒,那段岁月已不再回来,可在他... [详细]
 
上山打柈子趣事(三)咸疙瘩就酒越喝越“友”
2014年01月06日 13:37:59  来源:东北网 【 字体:

  第二次上山打柈子的时间与地点还真都想不起来了,只有二件事记忆很深。

  一件事是为“花姑娘站岗”。这次吃住都不如上次,生存条件更加艰苦。上山后一进入地窖子如同进入冰窖,先下车的争先恐后地把行李铺在靠近火炉(大汽油桶)的两侧,一小青年把行李放在里面一个吊挂着的苫布旁。领导马上过来叫他把行李挪开,让我把行李放在苫布旁。小青年问:“为什么?” “那边住的是一位女炊事员,你小子睡毛了钻过去就麻烦了。”领导答。领导又说:“小吴,你睡这‘站岗’,如有越‘境’者军法从事。”我响亮地回答:“哈意”小青年:“领导,这“日本鬼子”给花姑娘站岗有好吗?”大家“哈哈”大笑。第二天,小青年问:“你昨夜睡的好吗?”我说:“挺好的,怎么了?”他说:“要叫我也许真睡不安稳,毕竟挨的太近了。”我笑了:“瞧你那点出息。”……

  另一件事是半夜吃咸莱喝酒。那年风雪很大,天格外冷,住的地窨子四处透风,前半夜是“盛夏”,后半夜就转入隆冬了。冻醒后,有人把头埋进被窝,多数人戴上皮帽子,棉被上再盖上皮大衣,才能昏昏入睡去见“周公”。有一天半夜,我与临铺位的那小子冻睡后就睡不着了。我说:“我这有酒,喝点就能入睡了。”他非常赞成:“我去厨房弄点莱。”一会他回来说:“啥莱也没有,我拿了两咸菜疙瘩。”我俩趴在被窝里,头载皮帽子,一瓶白酒传来递去,一口酒后再咬一小点咸疙瘩,再稍声地说着笑着。不知不觉中一瓶白酒见了底,俩人都觉得奇怪,都说自己酒量小没觉得喝多少,又都说对方喝的多。后来,他说:“那是你的酒好的事。”我说:“这叫酒逢知己千杯少。” “对!对!”他看一下手表:“都二点多了,快睡吧,明天还得干活呢。”我说:“是今天!”……

  那时我们知青都是这样以正确的态度面对困难,在苦中找乐。因为我们知道:你坚强,就会快乐充实地过好每一天;你懦弱,就会悲观虚枉地度日如年。如今,己步入老年的我们,仍然要面对着很多困难。让我们以知青的坚强,从容地去战胜困难与挫折,乐观充实地过好每一天,使“无限好”的夕阳愈加灿烂。

  

 

 
 
 
作者: 吴勇奇    来源: 哈尔滨北大荒知青网   编辑: 王文明